Monthly Archives: May 2010

又要再次面对过去了

要回国了, 大家提议去看看国内的医生。 多多已经18个多月了, 我的糖尿病也不明不白的得了18个多月了。每天6次扎手指验血打针,我都怀疑再多几年我手上和肚子上还能不能有块好肉。 重来没把自己跟特殊人群联系起来。 可我这神奇的糖尿病,还真是世界罕见。 在美国看了这么多医生都说没见过我这样的案例。   在网上看到国内也发现过类似的2起。 但愿他们能有点研究。   国内的医生嘱咐要带病例。我就只好把被我丢进柜子里的病例再找出来整理翻译。 又要一次重新面对过去痛苦的回忆了。 一直忘不了那天昏迷后醒来时,一下子想从床上起来但没有力气的感觉, 那时心里想的是, 糟糕, 我的遗嘱还没有写。 严波怎么在这, 那多多谁看呢。 忘不了插着各种针管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, 身边各种仪器滴滴滴响的声音。那种声音以前只在电视里描述病重快不行的场景时才出现过。 还记得最难熬的是晚上。 严波回家带多多了。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。 我从此恨极了睡觉。 一直到现在, 不到特别困了, 我真的特别不想躺下。 可怜的严波,白天在医院, 晚上看才出生早产的多多。 那2个星期几乎都没睡觉。 差点开车睡着了,结果 出了车祸。还好人没事。 那段日子真的好漫长好难熬。   回忆过去,真的是一件很残忍的事。 病例还是明天在整理吧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2 Comments